迪文小說 > 恐怖靈異 > 超級仙王混都市 > 第1514章 李藏空
    陣法銘刻在藏空劍尊遺骨身后,因為遭到灰塵覆蓋,所以肉眼難見。

    現在被官先生激活,無數陣紋散發璀璨的金光,向著四周飛快擴散。

    林冰凌和慕容謹二女,驚訝看著陣法之中緩緩抬升的一座石臺,快步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這難道就是整處秘境的控制樞紐?”林冰凌看著石臺上擺放的陣盤,低聲問道。

    官先生微笑看了她一眼:“不,應該說,這是解開這座秘境防御大陣的開關。”

    “解去防御大陣?那樣……那樣一來,這座秘境是不是將會從虛空進入現實,與血手宗山門融合在一起?”慕容謹大吃一驚。

    官先生一邊按住石臺上微微凸出的陣盤,一邊回道:“可以這么說,當然,由于空間的折疊,兩者肯定有些地方將會泯滅。

    不過,已經足夠讓外面幾頭妖獸逃脫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難怪祂們會將地圖繪制給我們。原來,祂們打著這個主意。”林冰凌緩緩點頭。

    官先生淡淡說道:“這,同樣也是那位藏空劍尊的遺愿。

    否則,此人在坐化之前,便不會解去這些妖獸靈魂深處的奴隸印記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這些家伙可真沒良心,那么多年,不見祂們進來拜祭一下主人。”慕容謹皺皺鼻子,哼了一聲。

    官先生笑而不語,專心輸入靈力。

    林冰凌拉著慕容謹笑道:“這些妖獸,沒有進來損毀舊主的遺骸,而且還保留這處密室的原貌,已算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祂們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同種族,謹兒你的要求別太高了。

    況且,幸虧祂們沒有進來搞亂,否則,這些東西,我們可得不到手。”想起今天得到的十來部功法,林冰凌柔聲說道。

    慕容謹嘟囔了幾句,突然走到一邊,用利劍劈出一塊石碑,刻下‘藏空劍尊之墓’六個大字。

    “人死留名,雁過留聲。

    晚輩不知前輩名諱,只能做到這一點了。”

    雙手合十,這丫頭低聲禱告,看得一旁林冰凌搖頭輕笑。

    這人都死掉上萬年,如果不是生前修為高絕,別說骨頭,骨灰都沒剩下,還用得著墓碑嗎?

    這時候,官先生已將陣法激活。

    回身看向把墓碑樹在墳堆前的慕容謹,他突然說道:“你既然幫這位道友立了碑,那就干脆再磕幾個頭吧。俗話說得好,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。”

    “官道友,你怎么也跟著胡鬧?”林冰凌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慕容謹點頭說道:“怎么說我都得到十多部功法了,為他磕幾個頭,那也應該。”

    說完,這紅裙少女還真的板起小臉,跪在地上,沖著墓碑磕了三個頭。

    林冰凌好氣又好笑,正待上前拉起慕容謹,官先生驟然說道:“三個都磕了,那就干脆磕到九個吧,左右不差這六個。”

    “官道友,你!”林冰凌氣得跺了跺腳,拉著慕容謹:“謹兒起來,這家伙拿你當傻瓜呢。”

    不過!

    讓她吃驚的是,慕容謹埋頭想了想,居然說道:“我一個一品修士,平日要見一名七品修士都沒資格。

    現在得了這位前輩遺下十多套功法,九個響頭,我還是賺大了。

    上萬年也沒人來拜祭一下,想想挺可憐,磕就磕吧。”

    言罷,這丫頭,竟然實打實又磕了六下。

    林冰凌氣得連叫:“瘋了,瘋了……”

    等到慕容謹起身,她上前拍去少女身上灰塵:“你家先生不是好人,他得到東西更多,自己懶得磕頭,慫恿你來代替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謹笑得雙眼彎如月牙,倒是沒有惱色。

    不過,正當她準備隨著林冰凌離開的時候,突然發現,自己雙腿猶如生根,居然抬不起來了。

    “說得沒錯,我李藏空還真是挺可憐,死掉上萬年,居然只有一名女娃子愿意為我磕上幾個頭。”一個沙啞的聲音,突然傳入三人耳中。

    林冰凌驚駭轉身,發現石臺上方,不知何時,多了一道身穿金色長袍,背負長劍的虛影。

    “官某還以為,藏空道友寧愿這道殘魂消逝,也不愿現身呢?”官先生微笑打量著突然現身的虛影。

    李藏空?

    藏空劍尊!

    這位劍修,居然還有一縷殘魂熬過萬年歲月存在至今?

    林冰凌面色大變,看著眼神慌亂,依舊跪在地上的慕容謹,美眸充滿了羨慕。

    如果此時,林冰凌還不知官先生為何慫恿慕容謹磕頭。

    她這位天云仙子,那真可以改名天呆仙子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官道友修煉的功法,遠勝李某。

    李某這點傳承,道友肯定看不上。

    你幫我收斂遺骸,取走我那些丹藥、靈藥、天材地寶,算是兩清了。

    見與不見,有何區別。”

    李藏空一步邁下石臺,緩步走向慕容謹,經過林冰凌,突然袍袖一揮:“此女與我無緣。”

    林冰凌感到一股大力襲來,不等她做出任何應對,雙眼已經一黑,等再次恢復視力,發現自己已經不在藏空秘境,愣愣站在血手宗外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這就是七品修士的能耐嗎?

    哪怕一道歷經萬年歲月侵襲的殘魂,依舊能夠讓我這位二品巔峰毫無反抗……”

    喃喃自語,林冰凌面上充滿沮喪。

    如果慕容謹為李藏空刻碑的時候,她能夠幫上一把,

    如果看到官先生勸說慕容謹磕頭,她沒有出面勸阻,

    如果……

    可惜。

    世上的事情,從來沒有如果。

    她失去繼承一名七品劍修真正傳承的機會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小丫頭,你名叫慕容謹對不?”李藏空一袖送走林冰凌,笑瞇瞇看著慕容謹。

    慕容謹眼珠一轉,點點螓首:“你就是藏空劍尊?奴家就是慕容謹。”

    “嗯,根骨勉強,資質普通,修為慘不忍睹。不過,居然身居媚骨之體……”李藏空雙眼并發劍芒,上下掃了一掃慕容謹,說道最后戲謔看向官先生:“道友,此女可是你的侍妾?”

    “李前輩,你可不要亂說,沒有先生,興許奴家這會兒……”慕容謹瞪大雙眼,將自己如何認識官先生的事情說了一遍。

    李藏空聽得津津有味,突然朗聲笑道:“我李藏空的徒弟,豈是一個不入流宗門能夠欺辱。徒兒,看看,師尊這招從天而降的劍法好不好玩。”

    言罷,李藏空并指一點,背后長劍轟然出鞘。
扑克圈app -真人德扑克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