迪文小說 > 恐怖靈異 > 重生全球首富 > 第七百六十五章 窮兇極惡的殺人犯
    可誰知過去后,我們的東西直接被人砸了,人也被打了,而且傷的不輕,這件事我們得管,不然寒了人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誰他媽吃了豹子膽,敢打我陳廣生的員工?”

    陳廣生聽了也一頭火,猛的拍了下桌子。

    這一幕,不禁讓他想到,當初他,胖子,還有李勇,在桃花鎮賣豆腐時,和周福源他們發生的沖突。

    可此一時彼一時,以陳廣生今時今日,在浙省的身份地位,誰敢在他頭上動土。

    “那幫人的頭頭外號叫飛龍,在義市非常有能量,黑白兩道都很吃的開,他哥哥是華市的公安局局長,據說在省公安廳也有關系。

    此人在義市極為霸道,幾乎七成的小商品市場,都要看他的臉色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他為什么要打我們的人?”

    陳廣生繼續陰沉個臉問道。

    “還能是什么原因,當然是我們的產品進去后,損害了他們利益,打人的是他的小舅子,管著義市最大的兩個農貿市場。”

    “飛龍?我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能飛?能飛我也要把他打下來,這個事我們必須要管。

    被打的有幾個人,傷勢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一共有三個,其中一個腿被打骨折了,其余兩個都是皮外傷”

    “醫藥費這邊,公司暫時全出,另外你再派幾個人,去慰問一下,告訴他們,這個事我一定給他們做主!”

    陳廣生冷冷的說道。

    義市是浙省縣級市,古時候叫“烏傷”,由浙省地級市華市管轄。

    它是華國首個也是唯一一個,縣級市國家級綜合改革試點,在全國小商品市場中,占據著舉足輕重的地位。

    同時,也是華國的百強縣(市)之一,經濟發展,甚至堪比一些地級市。

    后世一部非常著名的電視連續劇《雞毛飛上天》,說的故事背景就是在義市,這里的人很早就做生意了,所以現在的商業規模很大。

    因此義市雖然是縣級市,但在全省的地位也很高,這個叫飛龍的,能在義市這么囂張,肯定有所依仗。

    所以陳廣生第一時間,打電話給了席自然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廣生?我在醫院呢,有什么事嗎?”

    電話通了后,好一會兒席自然才接,這很不像是席自然的做事風格。

    “醫院?對了,是不是嫂子要生了?”

    陳廣生一愣,突然想起來,吳詠梅的預產期,好像就在這幾天,也只有這樣,才有可能讓席自然放下工作。

    “是啊,昨天就在醫院了,眼下在產房呢,廣生,到時一定要來喝杯喜酒啊。”

    席自然語氣雖然有些焦急,但也充滿了,即將身為父親的喜悅,算上今年,他們已經結婚八年了。

    在沒有懷孕的七年多里,他們夫妻過的是什么樣的日子,只有自己清楚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到,席大哥,我真不知道嫂子要生了,你先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廣生,有什么事你就說,我估計一時半會也出不來,我們之間誰跟誰。”

    席自然很了解陳廣生,他既然主動聯系自己,一定有事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就長話短說,義市那邊有個叫飛龍的地頭蛇,打了我們萬順的員工,我準備找他追究這個事,據我所查。

    這個飛龍的哥哥,是華市的公安局長,好像在公安廳也有些關系,席大哥知道什么情況嗎?”

    “華市的公安局長?廣生,你說的應該是,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嚴榮國,他和華市公安局局長任雄,是很多年的老朋友了。

    當初曾一起出生入死過,二人的關系極好。”

    席自然做為陶和平的秘書,全省到了廳級的干部,他都非常了解,所以陳廣生這么一說,他就想起來了。

    “席大哥,你說這個事我應該怎么處理?”

    陳廣生索性又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畢竟這牽扯到了任雄和嚴榮國兩人,陳廣生如果硬來的話,有些不大合適,他的目的,只是收拾那個叫飛龍的。

    “廣生,我建議你先和嚴廳長打個招呼,這不是什么大事,最近省里有很多領導要調動,不適合搞出什么大動作。”

    席自然沉思了會兒,給出了陳廣生這個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多謝席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好,廣生,我聽說你們公司最近,又和鄭市的金盛集團達成合作了,這可是個好事……先不說了,我馬上把嚴廳長的號碼給你。”

    說完,席自然就匆忙掛了電話。

    嚴榮國是省公安廳的常務副廳長,他能走到今天這地步,可以說一半是運氣,一半是能力。

    他是從最基層的干警做起的,當時和任雄兩個是搭檔,而任雄的父親,時任義市公安局局長,同時也是他的干爸。

    借助著這個關系,加上嚴國榮破了許多大案,立過很多功,一步步走到了今天。

    此時,他正在廳長的辦公室里匯報工作,湘南省有兩個極度危險的殺人犯,流竄到了浙省。

    這兩人窮兇惡極,殺警奪搶,一路上又殺了八口人,強奸了好幾個女人,引起了公安部的高度關注。

    這二人分別叫王二平,李彪。

    現在他們流竄到了浙省,讓他們省公安廳,背負了極大壓力,公安部部長錢鐵嶺,親自打電話過來,讓他們無論如何,也要在浙省,將這兩個罪犯抓住。

    可是目前為止,他們還沒有任何線索,這兩人到了浙省后,也沒犯案,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。

    匯報完情況后,嚴國榮回到了辦公室,拿起了桌上的資料,再次翻閱起來,憑借他多年從警的經驗,他敢斷定。

    這兩人一定在謀劃更大的犯罪,這讓他感到憂心忡忡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他桌子上的電話突然響了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嚴廳長您好,我是陳廣生,冒昧打擾。”

    “陳廣生?噢,萬順的陳董事長是吧,不打擾,陳董有什么事嗎?”

    嚴國榮楞了一下,立馬笑著說道,但同時也很奇怪。

    陳廣生的情況,他是了解的,還知道他和陶和平的關系很好,背景非常強硬,但二人從沒打過什么交道。

    “是這樣的嚴廳長,我們萬順集團的幾個員工,在義市被人打了,打人者外號叫飛龍,據說嚴廳長您認識……”
扑克圈app -真人德扑克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