迪文小說 > 恐怖靈異 > 旺夫農妻:獵戶相公寵成寶 > 第648章 又見趙香兒
    “她是上河村的人,被一個姓梁的商人騙了,后來又嫁給了城里一個靠倒賣皮貨發財的老男人。那男人早年死了妻兒,后來一直沒娶,不知怎么和趙香兒搭上了眼,娶了她回家管家。成親不到半年,男人在外面跑生意的時候掉到河里淹死了,趙香兒成了寡婦,卻繼承了那男人的家產,一下子成了主子,進出都坐轎子,前呼后擁,還讓下人都叫她小姐。”

    蘇靈韻點頭,原來是這樣!

    趙香兒有錢了,又開始惦記郭平。

    春水繼續道,“趙香兒新寡,手里又有銀子,被城里很多游手好閑的男人覬覦。我們家隔壁一男人就經常去趙香兒門外轉悠,聽說兩人確實關系不清不楚的。”

    蘇靈韻皺眉,“那郭平知道嗎?”

    春水窘迫搖頭,“小的知道郭平哥和趙香兒以前的事,沒好意思和他說,那些事小的也只是道聽途說,不知道真假。”

    蘇靈韻點頭,“行,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春水也有借蘇靈韻之口提醒郭平的意思,見蘇靈韻這般態度,放心下來,回去繼續做事了。

    下午,郭平趕著馬車帶蘇靈韻和云沐回家,路上兩人都沒提趙香兒。

    到了家,郭平將馬車停好,回家之前突然叫住蘇靈韻,“嫂子!”

    蘇靈韻笑著轉頭,“有事?”

    郭平似難開口,躊躇了一下才道,“嫂子今天在店里看到趙香兒,可能會有些誤會,但是我保證,我和她已經沒有半點關系,我很珍惜柳絮和我們的女兒,不會做對不起她的事。”

    蘇靈韻笑起來,“嗯,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郭平豁然開朗,憨笑道,“那我回家了!”

    蘇靈韻把一包棗糕遞給他,“這一包是給囡囡的,你給她帶回去。”

    郭平沒什么扭捏的接過去,笑道,“謝謝嫂子。”

    “快回家吧!”

    “噯!”郭平提著棗糕,大步流星的往家里走。

    蘇靈韻看著郭平的背影輕笑,人的一生總會遇到一些意料之外的事,可能對夫妻會是一種考驗,但只要心是正的,總不會走歪路。

    “走了,回家吃飯了!”蘇靈韻牽上云沐的手。

    云沐蹦蹦跳跳的跟著蘇靈韻進了大門。

    周老伯一日沒見云沐,親熱的不行,一老一少坐在院子里,聊的非常開心。

    吃過晚飯后,眾人在院子里乘涼,云沐給江長軒講他今天在茶館里聽的戲本子,手舞足蹈,情節幾乎都記了下來,連說書先生的表情都學的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江長軒一臉復雜的聽完了云沐講拾簪記,明明是他的戲本子,卻要別人講給他聽,真是人生無處不驚喜。

    晚一些時候,柳絮抱著囡囡過來串門,云沐立刻撇下江長軒去逗囡囡了。

    外婆抱著囡囡,云沐在旁邊羨慕的看著,他也想抱抱糯米團子似的囡囡。

    柳絮拿著繡架繡帕子,笑道,“這是給你繡的,我看你那帕子有些卷邊了,繡個新的給你。”

    蘇靈韻摸了摸上面繡的精致的刺繡,“真好看!”

    柳絮側著身子,打趣道,“只要不用你親自動手,都好看!”

    蘇靈韻挑眉,對于柳絮的調侃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柳絮低頭時,細白的脖頸上漏出紅紫的痕跡,察覺蘇靈韻看過來,忙羞窘的拽了拽衣領遮掩。

    “遮什么遮,都看到了。”蘇靈韻低笑。

    柳絮瞄了一眼四周,羞澀嗔道,“不怕你笑話,郭平這幾日不知道發什么瘋,弄的我都沒臉出門見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稀罕你唄。”蘇靈韻笑睨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也只敢和你說,你可別笑我。”柳絮嘟囔了一句,低頭是,彎起的唇角都藏著小幸福。

    蘇靈韻一手托腮,覺得這樣的柳絮真是好看,怎么能是趙香兒那種涂脂抹粉,小人得志的樣子能比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過了兩日,郭平去慶元縣結賬送貨,蘇靈韻去城里看鋪子,云沐交給外公和江長軒照顧。

    夏日多風雨,早晨的時候還風和日麗,到了晌午突然陰雨密布,不一會便下起雨來。

    雨下了半個時辰便停了,但行人被都急雨趕回了家,街上清凈,店鋪里人也不多。

    蘇靈韻在柜臺后低著頭算賬,門一響,有人舉著傘進來,傘下的人一身黃黃綠綠的綢緞,正是貴夫人趙香兒。

    趙香兒拂了一下衣服上的雨水,見到蘇靈韻在,張口問道,“我平哥呢?”

    蘇靈韻抬頭,嘴角勾起冷嘲,“誰是你平哥?”

    趙香兒表情訕訕,“郭平呢?”

    “沒在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兒了?”

    蘇靈韻輕笑,“趙娘子,郭平去哪兒似乎和您沒什么關系!”

    趙香兒絲毫不害臊的道,“我們是睡一個被窩的人,和我沒關系,難道和你有關系?”

    蘇靈韻冷笑,直接懟回去,“和趙小姐睡一個被窩的人似乎太多了些,郭平算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!”趙香兒有些惱羞成怒。

    “趙娘子,你現在過的不錯,吃喝不愁,還是別念以前的人了,過好自己的日子吧。”蘇靈韻淡淡道。

    趙香兒嘆了一聲,走到柜臺前,“蘇靈韻,說實話,我和郭平最后落的那般下場,和你也有關系。那個時候我總是羨慕你和元瑾日子過的富足,住的房子是村里頭一份的好,吃的好,穿的好,村子里哪個人不羨慕嫉妒。我也嫉妒,所以總是把郭平和元瑾比,比來比去心里就生了怨,這埋怨在心里存的久了,才會有后來那么多的事。”

    蘇靈韻哂笑,“趙小姐這鍋甩的實在讓我無法接受。你不孝敬公婆是因為我,你幫助娘家人坑害夫家是因為我,你心思歹毒置重傷婆母不顧是因為我,我如此能耐,能讓善良的趙小姐變成喪心病狂之人,您真的太抬舉我了!”

    趙香兒臉色有些不好看,撇撇嘴道,“我承認,我也有不對的地方,但是我現在已經知道錯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錯了,就應該改過自新,而不是來勾引有婦之夫。”

    趙香兒臉色一沉,聲音變得尖銳,“郭平也是我的夫君,他是我第一個男人,我真心喜歡過他,我們還曾經有個孩子。”
扑克圈app -真人德扑克圈